this is me

桥是断肠桥,塔是伤心塔


白蛇 CN 洛梵

青蛇 CN 梵音

photo by 公子小白


我今年一千三百多岁。 
住在西湖一道桥的底下。这桥叫“断桥”。从前它不叫断桥,叫段家桥。 

冬天。我吃饱了,十分慵懒,百无聊赖,只好倒头大睡。睡在身畔的是我姊姊。我们盘错纠缠着,不知人间何世。 

虽然这桥身已改建,也有来自各方的游人,踩着残雪,在附庸风雅,发出造作的赞叹感慨,这些都不再那么容易就把我俩吵醒了。 

西湖本身也毫无内涵,既不懂思想,又从不汹涌,简直是个白痴。竟然赢得骚人墨客的吟咏,说什么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”泳州“。真是可笑。 

我在西湖的岁月,不曾如此诗意过。如果可以挑拣,但愿一切都没发生。 远处,又传来清悠轻忽的钟声,不知是北山的灵隐寺,抑南山的净慈寺,响起了晚钟。把身子转了一下,继续我的好梦。 

我的喜怒哀乐生老病,都在时刻发生,除了死。我的终身职业是”修炼“,谁知道修炼是一种什么样的勾当?修炼下去,又有什么好处?一千三百多岁了,还得一直修炼下去,伊于湖底,这竟是不可挑拣的。

半冷半暖的秋,静静烫贴身边,默默看着流光飞舞,晚风中几片红叶,惹得身心酥软绵绵……

留人间几回爱,迎浮生千重变,跟有情人做快乐事,莫问是劫是缘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-洛梵- | Powered by LOFTER